我的眼里为什么常含泪水?
2016-12-16 09:49:55
  • 0
  • 40
  • 1756
  • 0

我的眼里为什么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这是艾青先生早年的诗歌,在激情燃烧的岁月,曾经拨动过无数国人的心弦,而在今天,当我重温这段精典的诗歌,却有着另一番感受——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那是因为这片土地常使我留下伤心的泪水。

2016年即将过去,这一年,有多少人的眼里常含泪水?又有多少人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从年初到年末,那些影响舆论的重大事件频频敲打着我们,让我们中间的许多人感到无奈又无助,也让一些人加快了逃离的步伐,不仅仅只是空气中的雾霾,还有各种有形无形的力量在催逼着我们。

这个时刻,我会想起那个记忆中的《南方周末》,特别是1998年、1999年这份南方报纸带给我们的新年献词,1998年的新年献词标题就是:《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面对世俗的力量,尽管生命有时也会显得脆弱,尽管我们也不都总是那么坚强,但是,我们决不苟且于虚伪和庸俗,决不。因为我们深深懂得,尊严是人类灵魂中不可糟踏的东西。”

1999年的新年献词标题是:《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里。这是冬天里平常的一天。北方的树叶已经落尽,南方的树叶还留在枝上,人们在大街上懒洋洋地走着,或者急匆匆地跑着,每个人都怀着自己的希望,每个人都握紧自己的心事。”

“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里。有一种力量,正从你的指尖悄悄袭来,有一种关怀,正从你的眼中轻轻放出。在这个时刻,我们无言以对,惟有祝福……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抖擞精神,总有一种力量驱使我们不断寻求正义、爱心、良知。这种力量来自于你,来自于你们中间的每一个人。”

2016年,这片土地上发生过许许多多的大事小事,如果《南方周末》还是那个记忆中的《南方周末》,今年的新年献词或许还值得期待。然而北方的阳光早己被雾霾所淹没,南方的树叶也不再青翠,《南方周末》更是消失在记忆中。对我而言,几个陌生人或自愿或被迫终结生命让我乃至更多人留下了伤心的泪水甚至刻骨铭心的记忆。

1994年出生于陕西咸阳的魏/则/西,因患有滑膜肉瘤晚期,于2016年4月12日在咸阳家中去世,终年22岁。2016年5月1日,一篇微信文章刷爆朋友圈,文中称,大学生魏则西在2年前体检出滑膜肉瘤晚期,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花费将近20万元医药费后,仍不治身亡。

魏/则/西之死,在自媒体上迅速传播,也将百/度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因为听信了百/度搜索中关于“滑膜肉瘤”的广告信息,魏/则/西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花费了20多万医疗费后,才得知这个疗法在美国早已宣布无效而被停止临床。

这期间,肿瘤已经扩散至肺部,魏/则/西终告不治。在被欺骗的绝望中,魏/则/西把经历写在了一个网络提问的回帖中。而这个问题是: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作为在中国占据绝对市场份额的搜索引擎,百/度是绝大多数中国网民搜索资讯的入口。正是这个看似开放而广阔的知识入口,却被资本卡住了喉咙,“竞价排名”的广告模式,“金钱至上”的原则,导致百/度无视善恶,无视真假。

据公开报道,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莆田民营医院广告投放的60%都给了搜索引擎。有些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就占到营业额的70%、80%,甚至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其中1亿元就投给了搜索引擎。

在魏/则/西之前,有多少人的血汗钱被这些莆田医院所骗?又有多少人的生命消失在这些打着权威旗号的专科医院特色门诊?过去这么多年,传统媒体为何没有关注过类似的民生话题?政府为什么容忍一大群没有良心的骗子几乎控制了整个中国的民营医疗机构?

2016年5月7日晚,29岁的北京青年人大精英雷/洋万万没有想到,在高高兴兴去机场接亲人的路上,莫名其妙落入到便衣之手,一个小时之后就进了停尸房,这样的结局让家属让公众都不能接受,更不能接受的是官方接连发布的声明以及涉案人员在电视上的拙劣表演!

雷/洋之死让所谓的中产阶级一片恐慌,在公权力面前,没有人知道谁是安全的。当执法程序和手段不透明,信息远远落在舆论之后,公权力的公信力早己荡然无存,当公权力与公民权利之间的边界模糊时,任何人都不会有任何安全感,其个人权利随时会遭到公权力的侵犯和践踏。

雷/洋究竟因何而死?是嫖娼还是心猝?官方在持续拖了半年之后,依然没有给出真相。先是几家电视台和官媒站出来背书洗地,接着是漫长的尸检,含糊不清的尸检报告,疯狂的删帖,都是在拖延时间,想拖延到公众淡忘,最后不了了之。如今,除了上过央视“辟谣”的邢某还在看守所等待调查,其他几个涉案人员全都取保候审回家过年。

2016年8月21日,山东临沂,18岁的姑娘徐玉玉,死在了医院里。本来,9月1日,她将到南京邮电大学报到,成为一名大学生。女儿徐玉玉的不幸离世,让父亲徐连彬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中,记者采访中,徐连彬多次失声痛哭,“如果我不带女儿去报警,就让她哭一晚上,也许女儿就不会有事。”

为什么后悔去报警?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父女俩去报案,类似的网络诈骗案,一个派出所的警察根本无能为力,也就是说,一般被骗的钱根本追不回来,派出所当时并没有立案,这或许是徐玉玉死亡的直接原因,如果她没选择报警最多纠结一阵,但对于单纯的徐玉玉来说,无所不能的执法机关原来如此无能,这对小姑娘的冲击实在太大太大,因而产生了从未有过的绝望!

在舆论的喧嚣声中,公安举全国之力,很快就破获了一个貌似抓不到的骗子团伙,谁都知道,网络诈骗绝非起自今日,这类骗子横行全国,每年骗走的金额数百亿之多,有关部门却一直没有下决心彻底打击这类诈骗活动,徐玉玉之后,会不会还有下一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如何才能躲过一些突如其来的灾难?在这个瞒和骗的社会,我们每个人是不是都是瞒和骗的帮凶?

2016年8月26日,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的村民杨/改/兰,在杀死4个亲生孩子后也选择服毒自杀,年仅28岁。2013年,当地曾让杨家享受低保户的待遇,而到了2014年,杨家的低保资格竟然又被取消了。

在当地政府看来,杨/改/兰一家在这个盛世己经过上了富足的生活,全年的收入精确到了个位数36585.76元,人均纯收入达到了5226.5元,高于中国农村人均收入2300元的低保标准,这个数字当地政府是怎么测算的?有没有可信度?凭什么取消了这个贫穷家庭的低保待遇?

杨/改/兰灭门惨剧之所以轰动自媒体,是因为许多人看到繁华的盛妆背后还有如此凄凉的光景,是因为看到贪官疯狂敛财政府大肆挥霍却不肯顾及绝望中的弱势群体,人们对这个家庭惋惜同情之际,不断地拷问政府:精准扶贫何时才能让杨改兰这样的家庭走出贫穷?中国在崛起的同时,如何顾及千千万万弱势群体、让每一个公民实实在在感受到社会的平等人间的温情?

这个家庭的贫穷,不仅仅是个人的原因,也是收入分配制度不合理不均衡所造成的,这样的贫穷显然不只是一个家庭,还有许多这样的家庭在苦难中挣扎。这个家庭的悲剧,不仅仅是个人的悲剧,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当悲剧没有真实落在自己头上,许多人可以满不在乎,总觉得悲剧与自己无关,只有等到悲剧真正落到自己头上,才会意识到这个社会的冷酷和悲凉,才会深深感受到个体的孤单和绝望。

这个家庭的悲剧,让冉阿让,芳汀,珂赛特,从遥远的历史回归到现实生活,不知道维克多.雨果在天有灵会做何感想?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演绎了一出200年前的法国故事----现实版的悲惨世界,而我们许多人却熟视无睹,甚至满大街跑着追问“你幸福吗”?呵呵,这岂止是雨果所能想象出来的场景?雨果没有出生在这个时代,他小说中的芳汀,珂赛特与杨改兰这个家庭相比,也是颜色顿失,相形见绌。

2016年11月1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2015年11月24日,河北省石家庄中院判决贾/敬/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6年10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对贾/敬/龙杀人案的死刑核准裁定书。

29岁的贾/敬/龙是河北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民,因自己精心营造的婚房被强拆,其于2015年2月19日持射钉枪将其所在村党支书何建华杀害。这个年轻人最终匆匆被处决,或将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令更多的人对司法不公有触目惊心的感悟,其产生的深远意义,会久久地影响世道人心,当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的儿孙再次谈论此案的时候,那些主张杀掉贾敬龙的人,毫无疑问一会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个年轻人的遭遇,几乎囊括了过去几十年的所有问题:包括贫富悬殊、城乡差异、野蛮强拆、掠夺土地、瓜分财产、维权上访、暴力执法、腐败泛滥、政商勾结、官官相护、掩盖真相等等等等。特别是野蛮征地拆迁所引发的各种悲剧惨剧不断上演,许多人在围、追、堵、截、打、抓、关之后,连喊冤的地方都找不到。

法律学者兼律师张/雪/忠指出:这个案子始于强权对无权者的野蛮掠夺与压迫,继而是无权者忍无可忍的义愤与反抗,最后是强权对无抗者的蓄意诛杀。如果我们连这一点都不明白,都不说出来,这个年轻人的不幸就可以说是双重的冤屈。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正义的号角。当你面对蒙冤无助的弱者,当你面对专横跋扈的恶人,当你面对足以影响人们一生的社会不公,你就明白正义需要多少代价,正义需要多少勇气。”这是《南方周末》1999年新年献词中的一段话,现在读来,我们是不是恍如隔世?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