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
2016-11-09 08:15:10
  • 0
  • 25
  • 1569
  • 0

27年前的今天,1989年11月9日 ,对于8000万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居民来说,是非同寻常的时刻,也是载入史册的时刻:矗立28年之久的柏林墙终于在那一天被推倒。

那一天,全世界的电视观众目睹了在柏林上演的伟大一幕,长久以来作为东西方对抗最有力标志的柏林墙最终被推倒了,东德公民如潮水般涌入西德与他们自1961年因关闭边境而被迫分离的朋友和亲戚们再度团聚。

社会主义阵营的东德正式瓦解,消失在德国历史中,东德人民从此走出高墙,迎来了自由。 “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但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我们。”肯尼迪在柏林墙下的讲话,如同黑暗中的明灯,一直照亮着这个世界。

1989年11月9日发生在柏林的一幕据说富有戏剧性。当天下午,东德统一社会党政治局委员沙波夫签发了一项“迁徙自由的新旅行法”,在一片混乱中,人们将这项法律理解为边境开放法。傍晚6点53分,在记者招待会上,当被问及这项法律何时生效时,沙波夫回答道:“嗯,就我所知,现在,马上。”

上千名欣喜万分的东柏林人像潮水一样涌向了柏林墙。在伯恩霍莫大街(Bornholmer Strasse),人们激烈的要求开放边界,并动手拆除柏林墙。到了晚上10点半,横亘在东西柏林间长达29年的这道现代“长城”被凿出了一个大洞,人们心中的柏林墙就此倒掉。

西柏林政府向涌入的东德兄弟奉上了丰厚的见面礼,除了泪水、拥抱、亲吻和鲜花水果,还有每人100马克的欢迎费。面对耸立了28年,阻绝两德人民,制造了无数悲欢离合、生死哭歌、惨重牺牲的血墙,人们举杯相庆,奏乐狂欢,自发的庆典持续数日,节日的气氛经久不消。

德国人毕竟是幸运的,柏林墙见证了德国人的痛苦,全世界分享了他们的痛苦。柏林墙终归成为了历史,全世界又因而分享了他们的喜悦。1991年9月,举世瞩目的“柏林墙守卫案”在柏林开庭,接受审判的是4个30岁不到的年轻人——他们曾经是前东德柏林墙的守卫人员。

柏林墙被推倒前的一个冬夜,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他的朋友高定,一起偷偷爬上了柏林墙,准备逃往西德。几声枪响,一颗子弹由克利斯的前胸穿入,高定的脚踝也被另一颗子弹击中。

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射杀他的东德士兵,叫英格·亨里奇。英格·亨里奇也没想到,柏林墙被推倒之后,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英格·亨里奇的律师辩称“他们仅仅是执行命令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罪不在己”。

法官当庭指出:“东德的命令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逃亡者是无辜的,明知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选择,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

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有法律、法规、命令;我们同样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良知。在某种特定的情形下,当法规、命令与良知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选择并坚守良知,因为这是人类最高的行为准则,也不允许我们以任何借口来逃避责任或无视正义的诘问。

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目睹或经历许多丧失良知的事情,为了某种目的,许多人昧着良心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许多时候,我们仅仅把自己看做一个谋食的动物,丧失了基本的良知和是非标准,默认做恶支持做恶甚至参与做恶,没有想过把枪口抬高一厘米。

在过往的岁月中,不可否认,许多人默认做恶支持做恶甚至参与做恶,制造了太多太多的冤假错案,也有许多人丧失了人类基本的良知,即使是我们身边那些卑微的城管,那些站在讲台上的老师,那些站在手术台上的医生,都没有凭着良知去做正确的事情,这的确是我们人类的悲哀。

这也是在提醒我们,无论我们处于什么时代无论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拥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不要轻易丧失人类基本的良知,不要无视真理的存在,不要失去对真理的认同和追求,更不要做恶助虐,即使我们不知道审判什么时候到来,但切切记住:做恶终究要受到公平正义甚至是良心的审判。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