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税赋重官吏多传递什么信号?
2017-05-03 06:54:52
  • 0
  • 32
  • 912
  • 0

美国白宫4月26日公布了税制改革方案,其中包括大幅简化个人所得税税制,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个人所得税级数由目前的七档简化为三档,而且基本抵扣额将翻一番,白宫还宣布为育儿家庭提供税收减免。企业所得税税率从当前的35%降至15%;对美国企业留存海外的利润一次性征税;并推动“属地制”征税原则,即未来美国企业的海外利润将只需在利润产生的国家交税,而无需向美国政府交税。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曾公开表示,特朗普大幅度减税,将吸引大量国际资本流向美国,美国资本是全球化的,包括发达国家的资本,欧洲的,日本的,也包括很多发展中国家的资本,甚至包括中国资本。美国通过大减税,很可能出现像上个世纪90年代信息技术的突破,比如在生物领域,在人工智能领域,美国将继续引领世界......

众所周知,中国税负痛苦指数早己位居世界前列,大凡做企业的都知道,在中国,如果不偷税漏税,企业根本无利可图,甚至难以生存。即使是跻身胡润富豪榜的富豪,包括万达、阿里巴巴、腾讯这些富可敌国的企业也是如此,至于普通老百姓,各种苛捐杂税更是无处不在,有形无形的税收让许多人对此非常不满又无可奈何!

和美国的大减税不同,中国早于去年推出了以减轻实体经济负担,降低税负,促进经济复苏的四大行业营改增改革,中央政府的目标是减税5000亿,尽管进行了诸般调研、调整、分析,但溢出政策效应乏善可陈,给相关实体经济的感觉仍然是不堪重负。

2016年,中国财政收入是16万亿元,加上社保基金5.3万亿元,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4.66万亿元,其中土地出让金收入37457亿元,全国国有资本经营收入2691.93亿元,如果再加上全国交通罚没收入数百亿元,这个数字可以说令人惊叹,几大项简单相加,就是高达27万亿!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的GDP为74.41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0.5万亿美元。而公开拿走的各种税费就超过了CDP的三分之一,如果还要算上各种隐形的税费乃至见不得阳光的腐败成本,中国的税负水平毫无疑问超过了世界上许多富裕发达的欧美国家。

难怪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曾公开坦言:中国宏观税负高达44%!根据中金公司去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2014中国政府全部收入占GDP的比重高达37%,已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平均在30~35%之间),这与中国现在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极不相称。

世界银行曾对不同国家收入水平类型提出过一个划分标准:人均GDP低于785美元的国家为低收入国家,宏观税负的平均值一般为13.07%;人均GDP786—3125美元的国家为中下等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18.59%;人均GDP3126—9655美元的国家为中上等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21.59%;人均GDP大于9656美元的国家为高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28.90%。

按照这个标准,我国目前人均收入水平介于中下等和中上等之间,而宏观税负已经超过了高收入国家。目前我国共有19个税种,除个人所得税、消费税、增值税、营业税、印花税、契税、烟草税、关税、车船税等等,贯穿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流转税的比重占税收收入的七成以上。

税制的本质是国家治理体系。要大幅减税,就必然要压缩政府开支。中国减税之难,难在行政开支太大,这个国家吃皇粮的太多。所谓五套班子,其实在一元化领导之下,有一套班子就够了,更不必从上到下供养如此之多的闲差闲人。当皇亲国戚和天潢贵胄人数暴增,各种赋税必然暴增,其结果是加重老百姓的负担,导致抗争不断,重复历史上一个又一个“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王朝悲喜剧。

官吏多,自然要大肆挥霍国库资财,但还远不止于此。从整个社会来说,冗官过多,还有更大的社会隐患,那就是官员太多导致的争权夺利,扯皮内耗,以及机构膨胀带来的权力扩张,既造成政府管理的无效率也导致社会经济民众生活无序失衡。官员太多,除了内耗,更将权力之手伸向社会,破坏社会秩序,疯狂寻租自肥。

冗官多,只是因为当官的好处太多,吸引了社会上很多人挤入官场大捞好处。而裁汰冗官必须砸掉官员的饭碗,砸掉官员的饭碗必然遭到官员的抵抗。依靠官僚机构自身的改革,显然无法治愈官满为患的政治癌症。因而中国历史上,皇权一直也不能解决税赋重官吏多的问题,只是被动地接受王朝崩溃,又开始一个新的轮回。

中国历史上,有一本被称为天下第一禁书的《商君书》,那是法家代表人物商秧所编著,据说只有历朝历代的君王才能阅读,并传授给太子。其中的驭民五术 “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据说最受统治者所倚重。

所谓壹民:统一思想;弱民:国强民弱,治国之道,务在弱民;疲民:为民寻事,疲于奔命,使民无暇顾及他事;辱民:一是无自尊自信;二是唆之相互检举揭发,终天生活于恐惧氛围;贫民:除却生存必须,剥夺余粮余财,人穷志短;“国以善民治奸民者,必乱,至削”;“国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强”。(五者若不灵,杀之。)”

财经学者郎咸平擅长于数据比较分析,他认为中国的收入分配机制极不合理也不公平:如果把所有人工资收入加在一起,除以这个国家的GDP,得到一个数值:欧美约55%,南美洲约38%,东南亚约28%,中东伊朗等国约25%,非洲国家约20%。90%的人都以为中国跟非洲一个水平,朗咸平教授称:你们简直太乐观了!中国只有8%,堪称世界最低。而GDP这块看上去诱人的大蛋糕被谁切走了?反正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民”。

当下的中国,表面看似盛世,实际上正在酝酿着灾难。这场灾难来自于政权自身的全面腐败,来自垄断、权力世袭和财富分配不公,来自社会固化等等,数以亿计的年轻一代看不到出路也看不到希望。而一把无形的大筛子,正在进行着一场逆淘汰,把一个个说假话昧良心的人送进官僚体制之中,把干实事有良知的人排斥在外。一个盛世走到这一步,还能维持多久,实在不难回答。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