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难道就那么好欺骗? 
2016-12-20 13:18:12
  • 0
  • 23
  • 918
  • 0

12月17日,在“智造中国:新制造、新变革、新驱动”为主题的一个年会上,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直言不讳:“财政部去年营改增减5000个亿,其实是假减,去企业问一圈,都没减。现在一些部门,欺骗总书记、欺骗总理,哄着他们高兴,实在是要命。企业都倒光了,他们还说减税5000亿。”

周天勇教授还用数据说话,称中国宏观税负率太高,1995年宏观税负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干到36%了,2015宏观税负率36.9%将近37%了。

周天勇教授还引用了天津财经大学李炜光教授研究的死亡税率,称中国的税率让企业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处于死亡的边缘,这就是死亡税率。周天勇教授呼吁: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否则企业全跑了。

周天勇教授的一番大实话无疑会让许多人听了很不高兴,去年以来,我们的领导一再承诺大幅度减税清费,究竟是真减还是假减,需要真实的数据来佐证,相信我们的领导也不是那么好欺骗的,至于是谁在欺骗领导,有关部门应该认真对待严厉查处。

10月31日,中国政府网头条以一篇名为《李克强:给企业减税降费同样是积极的财政政策》的评论文章为主,并配《李克强:同心协力打赢全面实施营改增改革攻坚战 发挥结构性减税促发展调结构的关键作用》、《5月起!总理力推减税5000亿的政策要落地》、《总理力督,国务院开出减税降费清单》三篇以往文章,释放国务院重视减税降费的最强信号。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减税清费的阻力却是非常大,增税加费并没有丝毫收敛。2016年1到5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了7.8%,超过GDP增长率,今年1到5月实体经济企业经营特别困难,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同比更是增长10.4%,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竟然同比增长14.4%和17.5%。

近日,有关中国慈善大王曹德旺赴美办厂的消息在微信上刷屏,这位实业家以亲身经历告诉领导和网民:中国应该大幅减税清费了,否则,中国制造业将彻底衰败。10月7日,曹德旺在美国莫瑞恩投资6亿美元建设的汽车玻璃工厂正式投产,而福耀玻璃对外提供的数据显示,当地政府至少向其补贴了3000多万美元。

当中国制造成本不断上升时,美国却在力推制造业回归。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研究报告显示,当年美国制造平均成本只比中国高5%。2015年,在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已经变得和中国一样。更令人震惊的是,到2018年,美国制造的成本将比中国便宜2%~3%。

2014年,“江南化纤”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投资办厂,成为首家在美国建立再生聚酯短纤维制造工厂的中国企业,“江南化纤”去美国投资办厂,主要原因是国内综合成本连年攀升,“江南化纤”测算比较了创办相同规模企业的中美成本,并提供了部分成本构成对比表。其中:

土地成本:中国是美国的9倍;物流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银行借款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4倍;配件成本:中国是美国的3.2倍;人工成本:中国成本优势趋弱;电力/天然气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以上;折旧成本:美国是中国的1.7倍……

反观中国,2015年,财政收入是15.22万亿元,加上社保基金4.6万亿元,政府性基金4112亿元,地方本级政府性基金38218亿元(含土地出让金),合计4.23万亿元,再加上国有资本经营收入2560亿元,这几大项简单相加,就到了24.31万亿元人民币!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GDP为67.67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0万亿美元。而公开拿走的税费就超过了CDP的三分之一,如果再加上各种隐形的税费,中国的税负水平远远超过了世界上许多富裕发达国家。

难怪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公开坦言:中国宏观税负高达44%!根据中金公司去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2014中国政府全部收入占GDP的比重高达37%,已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平均在30~35%之间),这与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极不相称。

世界银行曾对不同国家收入水平类型提出过一个划分标准:人均GDP低于785美元的国家为低收入国家,宏观税负的平均值一般为13.07%;人均GDP786—3125美元的国家为中下等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18.59%;人均GDP3126—9655美元的国家为中上等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21.59%;人均GDP大于9656美元的国家为高收入国家,宏观税负平均值一般为28.90%。

按照这个标准,中国目前人均收入水平介于中下等和中上等之间,而宏观税负已经超过了高收入国家。目前我国共有19个税种,除个人所得税、消费税、增值税、营业税、印花税、契税、烟草税、关税、车船税等等,贯穿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流转税的比重占税收收入七成以上。

中国涉及房地产的的税费更是多达180多种,房地产大佬任志强曾透露:房价里70%是税费,堪称世界之最!中囯的房价只涨不跌而且越涨越高,就在于房地产己经成为政府最重要的支柱产业也是政府各种苛捐杂税的主要来源,因而中囯的房地产价格短短二十年跃居世界前列。

我们的领导该清醒了,当务之急是真正落实减税清费政策,减税清费不仅只是对企业减税清费,对个人也要减税清费,个税起征点至少提高到月收入1000美元以上(即7000元人民币以上),而不是现在的3500元。只有通过减税清费藏富于企藏富于民,才有可能吸引投资扩大消费,促进经济稳健发展,从而使得企业放心老板安心民众开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