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香港七警察被判刑舆论为何哗然?
2017-02-20 21:18:41
  • 0
  • 30
  • 878
  • 0

亲爱的读者朋友,又见面了!1月12日被禁言,2月19日刚刚解禁,不知道为何被禁,也不知道何时被禁,不过还是要特别感谢博客中国的编辑们,让你们平添了许多烦恼,我理解你们的苦衷,在凛冽的寒风中,我们都需要抱团取暖!2017年2月20日

2月17日,香港区域法院对在2014年“占中运动”期间殴打一名示威者的七名警察,全部判监两年。消息传来,国内舆论一片哗然!

在我们的习惯认知中,警察暴力执法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香港警察所殴打的对象,是煽动在街头抗议的政治异己分子,也就是我们习以为常的坏人,对于敢于执法的警察,理该受到嘉奖,怎么会受到惩处?更有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为香港警察鸣不平!生活在社会主义大家庭中的许多人,完全不理解资本主义法治社会所搞的那一套司法体系。

负责审理此案的区域法院法官杜大卫对外称:七名被告都是现役警务人员,公众信任警务人员维护法纪。他们袭击曾健超,令对方受伤,也令警队蒙羞,事件被国际传媒广泛报道,严重影响了香港声誉。

2014年10月15日凌晨,香港警方在金钟龙和道清场,期间曾健超向警员淋泼液体被拘捕。电视台拍到七名警察将曾健超拖到一处暗角,对他拳打脚踢。电视片段曝光后,香港舆论一片哗然!而国内舆论却对这样的暴力执法赞许有加。

暴力执法在国内许多地方都是常态,去年我们关注了大半年的那桩冤死惨案,打人的警察最终只是受到轻微的纪律处分。回头再看,那桩冤死惨案一点也不复杂,更不应该闹得满世界风风雨雨。在形成海啸般的舆情之前,司法体系原本有时间有能力去处理作恶者,不至于落入一个庇护纵容作恶者的怪圈。

愚蠢之处在于,在案发后第一时间为作恶者洗地,甚至使出了“洪荒之力”,把多个重量级的利益主体卷入肮脏的泥淖,导致一错再错。在内地大力宣传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依然无视民意无视法律,让舆论不得不对香港的司法体系心存敬畏,中港两地如此鲜明的案例对比,所折射出来的绝不仅仅只是法治差异和人心向背。

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的哲学家培根曾经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判决,其恶果甚于十次犯罪,因为犯罪只是弄脏了一支水流,而错误的司法判决则是污染了整个水源。”

暴力执法在香港为什么行不通?只因为香港回归后依然还保留了法治精神和相对独立的司法体系,香港社会还没有做好向司法独立“亮剑”的准备,基本法也明确维护这种司法体系的权威,使得香港的司法体系还能够独立于行政和立法,形成香港的核心价值,也保证了香港继续拥有国际商业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弹丸之地的港岛,拥有超过7000名律师和1100名大律师,更有1300名来自28个司法管辖区的外国注册律师,这些出色、独立和拥有国际视野的法律人才,是香港健全的法律制度中不可或缺的核心,也是香港社会和谐稳定的守护神!如果香港没有如此庞大的律师队伍,为港人说话为港人维权,很难想像香港的司法体系还能维持下去。

香港的司法体系继承了英国完整的司法制度,无论是从原则还是到形式都与英国极为相似。香港终审法院的法官不仅集聚了香港的一流法官,也包括来自其他司法管辖区的世界级法学家,以及英国最高法院的现任法官和澳大利亚的退休首席法官,这些组成人员,无形中支撑了香港独立的司法体系。

司法独立对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任何社会,相对独立的司法体系都是保障社会公平正义最重要、也是最后的一道防线。一旦司法失去了独立性,所谓社会公平正义就会荡然无存,各种社会矛盾就很容易演变成对抗关系,甚至是暴力冲突。

对统治者来说,一旦公众失去对司法的信任,怀疑司法的独立性乃至司法的公平正义,任何社会必然陷入动荡和暴力的泥潭,任何一个法治社会,都会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来不惜代价维护司法的公正和尊严,也就是维护司法的独立性和权威性。

司法失去独立性,必然导致冤假错案泛滥,人们的基本权利甚至生命都得不到尊重和保护,建立和健全监督机制更是遥遥无期。司法独立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来说,本是一场双赢游戏,任何政权不管其暴力机器多么强大,也必须依靠法律敬畏法律,只要司法能够保障基本的公平和正义,每个公民都希望摒弃暴力,用法律来寻求真相捍卫真理。

正如北大教授贺卫方所言:无论怎样的国度,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那就意味着它会常态地受到法外因素的干预,无法严格地依照法律规则裁判案件和纠纷,也就难以让国民在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即便在古代中国,包拯故事也代表着人们对司法独立的渴望。因此,把司法独立说成是什么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