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互害社会究竟要怪谁?
2017-02-20 16:08:54
  • 0
  • 19
  • 351
  • 0

在一个饭局上,一个官员说起现在的食品安全问题,显得振振有词且有些激愤:我告诉女儿,学校的鸡肉绝对不能吃,虽然检测合格,但那么肥壮的鸡肯定吃不得,这些鸡生长周期最多三个月,不用大量的激素怎么可能长这么快长这么大,我家吃的鸡都是山里放养的……

是啊,如今并不是每家每户都能吃到山里放养的鸡,特别是在大小餐馆里,人们更不可能吃到香喷喷土鸡了。除了鸡,还有肉还有鱼还有各种蔬菜水果,谁能保证自己每天所吃的所喝的所用的都是安全的都是放心的食品?

这位官员显然很赞赏港府的做法,说供港的猪肉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测,一旦发现有违禁药物,就取消供港资格。港府重视源头检测,且到内地抽样检测不提前打招呼,因此供港食品相对安全许多,他说内地某个年产1600万头猪的大企业,只能在国内销售,连一头猪也进不了香港。

我一脸天真,问政府为什么不学学港府,真正下决心解决让老百姓常常忧虑恐慌的食品危机,这位官员坦言办不到,说如果内地完全采取供港的检测标准,养猪企业都得破产,猪肉价格至少要涨一倍,因为国内养殖户使用的添加剂多达30多种,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港府明令禁止的药物,而不使用这些禁药,猜的生长周期将大大延长,养猪企业就无利可图了。

从这位官员的谈话中,我知道官员很清楚食品安全中存在的问题,也知道如何去解决食品,只是不愿去做不想去做罢了。这些官员并不是生活在桃花源里,虽然能够享受某种产品的特供,但毕竞他们也有家人,也有出门上餐馆的时候,依然要呼吸污染的空气,依然要面对有毒的食品抑或不安全的食品,遗憾是政府官员们没有下决心,去学一学港府简单易行的监管方式。

当今中国许许多多社会问题,我们很容易去找社会的原因、客观的原因和他人的原因,往往看不到自己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不去反省自己的问题,一个互害社会就由此形成了,其结局是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每一个人,最终都逃不脱伤害和被伤害!

春节期间回到老家,所见所闻都是这种互害模式,养鸭养鸡养猪的不吃激素饲料催熟的鸡鸭猪,种葡萄的不吃对外卖的葡萄,种稻谷的不吃对外卖的大米,种菜的不吃自己卖的菜,卖油的不吃自己卖的油......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结局:你们吃了我们的毒大米,我们吃了他们的激素鸡,他们吃了她们的毒葡萄,她们吃了他们的地沟油.....

人们对这种互害社会见怪不怪理所当然,甚至还暗地里沾沾自喜,似乎经济就这样繁茶了,生活水平就这样提高了,只是没想到各种恶性疾病越来越多了。早几年,马云就在公开场合大声疾呼:“很多人问我什么东西让你睡不着觉,阿里巴巴淘宝从来没有让我睡不着觉,让我睡不着觉的是我们的水不能喝了,我们的食品不能吃了,我们的孩子不能喝牛奶了,这时候我真睡不着觉了。”“特权阶层有干净的水,但他们买不来干净的空气。我担心我们这么辛苦的工作,到头来所有挣的钱都花在医疗费上。”

屡屡碰到有人说食品安全时所有人都义愤填膺,转过头就会继续去做各种各样害人的事情。几十年的掠夺性开发,留下了成批成堆的豆腐渣工程,哪些光鲜的大楼、桥梁、住宅,只要遇上类似汶川的大地震,就会露出狰狞的面目!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连呼吸清洁的空气都成为一种奢望,蓝天白云的日子也愈来愈稀奇。这才是互害社会最大的危机。

有人把这种互害模式归罪于十年文革,认为是那场大浩劫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开启了全民互害模式,文革虽然过去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互害模式却远没有结束。这种互害模式甚至出现变异,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房屋、道路、桥梁,乃至食品、药品、水源、空气等等,甚至是每个人的呼吸之中,这种防不胜防的互害模式,使得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每个人都是加害者!

互害社会究竟要怪谁?怪来怪去,首先要怪我们自己,如果这个社会每个人都还存有良知,每个人都还存有敬畏,每个人都懂得尊重生命,每个人都能明辩是非,每个人都能从谎言和欺骗中觉醒过来,这个互害社会才有可能得以改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